“绝望的美食”:纽约通过鹅肝禁令,但“残忍”该如何定义?

“绝望的美食”:纽约通过鹅肝禁令,但“残忍”该如何定义?
法度鹅肝图片来历:视觉我国记者|潘金花10月30日,纽约市议会以42票拥护、6票对立的压倒性多数投票经过一项法案,从2022年10月起,该市将制止出售鹅肝,违规者将被处以500至2000美元不等的罚款。纽约市长白思豪有望签署这项法案。音讯一出,外界支撑和对立声并起。保护动物权力的活动人士为此喝彩,称这将停止鹅肝出产中的“残暴行径”,鹅肝制品的出产与经销商则叫苦连天,以为外界夸张了动物所遭受的苦楚,一些尖端厨师则表明,人们有挑选食物的自在。“失望的甘旨”之所以说鹅肝“残暴”,是因为在其出产过程中往往需求运用管饲法,即经过管子将饲料直接送入鹅的胃中,以培养出肥美的肝脏,这道照料的法语姓名foiegras便是“肥肝”的意思。据揭露材料记载,早在公元前25世纪,古埃及人就发现了鹅肝的甘旨,在埃及第六王朝法老部属的墓中,便已绘有填充式喂法的场景。后来,这一喂法从埃及传至地中海,鹅肝这道照料也随之传到了罗马帝国。而在罗马帝国消亡后,鹅肝照料曾一度失传,只要犹太人保留了下来,直至16世纪才传回法国区域,成为法国照料的一道名菜。现在,人们在西餐厅吃到的“鹅肝”,其实大多是鸭肝,本来在法国照料中,这道菜的质料便是“鹅或鸭的肥肝”,而因为鸭肉在法国照料中用处更广,所以鸭肝也逐步成为了肥肝的干流。例如在2014年,法国出产了全球72%的肥肝,其间97%都是鸭肝。不过,不管质料来自鹅仍是鸭,肥肝的出产方法根本都是相同的。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散养及高蛋白、高淀粉喂食后,鹅或鸭会在出世后的两到三个月被填饲12至21天,每天经过管子吃下2至4磅(900至1800克)的谷物与脂肪混合物,其肝脏最多可胀大至一般巨细的十倍左右。2011年3月16日,法国蒙托邦,一家农场正在填饲鸭子。图片来历:视觉我国在业界,也有少量出产商会使用飞禽迁徙前贮存脂肪的特性,选用天然的喂食方法培养肥肝,2016年,一家西班牙农场便曾因而登上过新闻。不过,因为天然哺育功率较低且本钱过高,管饲法至今仍是肥肝业界的干流,因而长久以来,环绕鹅肝照料的争议一向不绝于耳,称其为“失望的美食”,多地也都先后出台了禁令。如印度已在2014年制止了肥肝进口,以色列、德国、英国、瑞士等国家则制止了填饲培养肥肝这一出产方法。回到美国,加州、芝加哥也曾先于纽约经过了肥肝禁令,不过芝加哥的禁令现已被吊销,加州的禁令则在被吊销后于本年1月从头收效。对谁的残暴?关于法国的鹅肝出产商来说,纽约市的禁售法案不会带来过多影响。法国鹅鸭肝跨职业委员会(CIFOG)主席马丽·皮埃尔·佩(Marie-PierrePe)告知法新社,她对美国这样一个崇尚自在主义的国家制止鹅肝出售感到惊奇,但法国的鹅肝制品简直都不向美国出口,所以该国的业界根本不会受到冲击。不过,美国本乡的鹅鸭肝出产与经销商恐怕就难逃厄运了。据《纽约时报》30日报导,现在在纽约有近1000家餐厅具有鹅肝菜品,关于出产商而言,连续失掉加州及纽约市场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。以坐落纽约州沙利文县的两家农场HudsonValleyFoieGras与LaBelleFarm为例,他们有近30%的订单来自纽约市。HudsonValley一天屠宰800只鸭子,一年的鹅鸭肝出售额为1500万美元,而在加州禁令收效后,LaBelle均匀每周要丢失5万美元的收入。部分从业者以为,纽约市议员们在做出决议前就没去过农场,根本不了解鹅肝出产的现状。新泽西州鹅鸭肝供货商D’Artagnan的创始人阿里安·达贡(ArianeDaguin)说,“假如问题的关键在于‘是否人道’,那就应该先探求工厂化农场的饲养方法,而不是迫使小农场关门。”HudsonValley的总经理伊兹·亚奈(IzzyYanay)则告知法新社,他们已计划以法律手段应战鹅肝禁令。“我有400名职工,在我这儿工作了30年,禁令一旦影响农场运营,就将会给他们带来灾祸。”而关于外界所批判的“残暴”,从业者其实也有自己的观点。同为HudsonValley总经理的马库斯·亨利(MarcusHenley)此前便曾向《华尔街日报》表明,鸭被逼迫进食的感触与人不同,鸭并没有咽反射,不会厌恶吐逆,在迁徙前本来就会很多进食,而鸭在农场里的生存环境是整齐安静的。一位在我国从事饲养职业的相关人士则告知界面新闻,真要追查起来,整个工业化饲养流程其实便是残暴的。虽然在国内,肉鹅不用于培养鹅肝,也多是以散养为主,但在鸡等动物的大规模饲养上,也都会选用会集笼养的方法,鸡只能在狭小的空间里长大,再比方猪,出世时公猪会面对阉割,劣质猪则或许直接被无害化处理,“残暴其实是常态。”